当前位置: > 社会 >

一餐“吃”掉6000元


记者 罗玉龙 宋海燕 通讯员 邓宏娟


“新闻中心吗?感谢你们,给我们幺妹河漂流项目做的形象宣传,效果特别好,想请你们吃个饭?”


8月29日,三特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大溪洞景区负责人王勇给新闻中心副主任孙东进打电话,想邀请县新闻中心的几名记者一起吃顿便饭,表达谢意。


“吃饭不妥,违纪也违规!能不能换一种方式?”孙东进试探地问。


“换一种方式?”王勇很疑惑。


“是的,换一种方式,直接给现金!”孙东进语气很肯定。


“哪……给多少呢?”王勇也试探着问?


“您别误会,是这样,唐崖镇碓窝胎村低保户刘明坤,患严重精神分裂症,曾在州精神病院治疗多次,出院后长期靠药物维持,妻子过世,小女儿读初中,大女儿今年考上长江大学,生活贫困,能否把请客吃饭改成资助贫困学生,这样更有意义!”孙东进征求王勇意见。


“没问题!”王勇爽快地答应。


第二天中午,王勇到新闻中心,将一沓现金送到孙东进手中: “这是6000元钱,公司捐助5000元,我个人捐助1000元,委托你们转交一下!”


记者想拍下现场的画面,王勇微笑拒绝:“这是我们公司应尽的一份社会责任!”


唐崖镇碓窝胎村与活龙坪乡二仙岩接壤,离集镇20多公里,很偏远。刘明坤家在半山腰,还要走杂草丛生的小路。


30日,新闻中心一行3人驱车近3个小时,在碓窝胎村支部书记卢照勇的带领下,来到刘明坤家里。


但遗憾的是,大女儿刘小燕(化名)听说有人来访,竟然悄悄躲了起来,我们只见到了刘明坤和小女儿刘莉。


刘明坤今年45岁,2001年突发精神分裂症后,一直靠药物维持,一般精神病人服用2颗的“氯氮平片”,他要吃17颗才管用。


刘明坤家里的木屋破败不堪,院坝里杂草枯黄,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当。


小女儿带着我们走进刘明坤的卧室,漆黑中,“哎哟!”刘莉突然一声尖叫!


原来是拉在刘明坤床头的电线断了一根,刘莉不慎触碰火线,差点出现意外。


几名记者连忙找来绝缘胶带,仔细把断线接上,并一再叮嘱要注意用电安全。


刘明坤告诉我们,自幼生活在贫困的环境中,大女儿性格很自卑,不愿意陌生人看到她家里的状况。


“我唯一的希望就在两个女儿身上,大女儿大学毕业后,这个家才有盼头。”不放弃孩子,是刘明坤唯一的信念支撑。


这几年,刘小燕读高中的学费和生活费,除了享受“雨露计划”外,只能靠亲友接济和全家人每月630元低保金中节省。


小女儿刘莉第二天就要开学,刘明坤正为生活费发愁。孙东进把王勇个人捐助的1000元现金转交给刘明坤以解燃眉之急,余下的5000元,在大女儿刘小燕9月6日上学时,直接转到她的银行卡上。


为了避免给孩子造成其他心理上的负担,我们遗憾地离开了刘明坤家。


第二天一早,在刘明坤送小女儿上学的时候,我们又赶到唐崖镇民族中学,希望能见到刘小燕,还找到她初中和高中的老师,试图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与其进行沟通,但都没有回音。


家庭贫困不是孩子的错,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是任何人能选择的,我们一定要用阳光的心态,勇敢面对现实,用感恩的心去拚搏,去努力学习,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来回报辛苦养育我们的父母,回报无私帮助我们的好心人!


我们希望刘明坤一家树立信心,克服困难,生活一天比一天好!


也祝福好心的老板生意红红火火,身体健康,平安如意!


【值班总编:白涛  责任编辑:罗玉龙   网络编辑:杨力华】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