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民生 >

麻球厂:废墟中孕育新的希望

记者  李维君    通讯员 覃小川  秦卫


数九寒冬,从小村踏歌而来的蓝河与发源于二仙岩的青狮河亲密会合后,流经尖山大桥,汇入唐崖河,然后一路往西,过朝阳,再注入乌江、长江。


桥头,“唐崖河省级风景名胜区”的标示牌与对面崖壁上“传播生态文化 建设生态文明” 的标语相继进入眼帘,这里便是唐崖土司文化产业园规划建设中的换乘中心,当地人称之为麻球厂。


唐崖土司城遗址与麻球厂分列唐崖河两岸,城址稍远,只能瞧见轮廓;麻球厂近在眼前,一根硕大的烟囱耸立在废墟之上,犹如一位孤独的老人,回忆着过往,咀嚼着沧桑。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要引爆全域旅游,换乘中心建设迫在眉睫。” 1月23日,唐崖土司文化产业园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廖庆群告诉记者,麻球厂已完成征地100多亩,拆迁房屋13栋,其中厂棚5栋,游客中心可望今年3月动工建设。


麻球厂,曾是当地人抹不去的记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咸丰大面积发展苎麻,唐崖镇(当时的尖山乡)顺势建成麻球加工厂,将各乡镇种植的苎麻集中收购到这里,进行粗加工。“说是麻球,其实就是将细小的麻线绕成一个巨大的球型线团,用来加工麻袋麻片。”唐崖镇土生土长、现任遗址管理处副主任的王明松解释说。


“我的茶厂就在拆迁区内,在收到拆迁通知之后,我们就着手搬离,没用几天就搬干净了。”在麻球厂附近经营茶叶直销店的店主陈俊红告诉记者,自从麻球厂列入唐崖文化产业园建设拆迁区域后,大多数住户都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支持政府的工作。废墟上,依稀可见陈俊红茶厂的基石印痕。


“厂房拆了,茶叶加工怎么办?”


“我把厂房搬到燕朝去,离这儿也不算太远,等旅游发展起来后,我这门面也许会增值,销路也可能会更好一些。”陈俊红对政府的拆迁表示理解,并从拆迁中找寻未来的商机。


“麻球厂拆迁后,原来居住在这里的村民都被安置到街上的小区,环境比这里还要好些。” 陈俊红感慨,周围熟识的邻居相继搬迁,从麻球厂到街上的安置小区有好几百米的距离,“以后他们回来串门,热茶随时都有喝的。”


据王明松介绍,唐崖土司文化产业园建设投资上亿, 2017至2018年实施的换乘中心、风雨廊桥、古镇改造等十个项目正有序推进,文物保护也更加规范,世遗唐崖的旅游价值正日益彰显。


废墟中的麻球厂,正孕育着新的希望。


【值班总编:李维君  责任编辑:张浩然   网络编辑:白 涛】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