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

大石坝吊脚楼群十年回访记

谢一琼


2006年拍摄的清坪向家寨子局部   谢一琼 摄

2006年拍摄的清坪向家寨子局部   谢一琼 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 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 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 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 摄

向家寨子 秦兴武 摄

2016年11月3日,咸丰县书法资源普查小组从咸丰县城出发,由我带路,准备去往清坪镇二台坪方向调查,踏访十年前文物普查记忆中的大石坝清墓群。不巧,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这天正直一场大雪过后,清坪集镇过后一路山路泥泞,多处出现垮塌和树枝倒在路上的状况。同行不时问我目的地还有多远,十年时间,我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幸遇山中半路搭车老妇,我们在她的指引下寻找古碑所在地的方向。


“印象中,我只记得古墓就在一片吊脚楼群侧面山林中。”我说。


“吊脚楼群?”一路调查的摄协老秦兴奋地问。


“当年我们搞文物普查的时候,我们是从清坪泗坝下河步行走到二台坪的,然后下山走到大石坝发现那片吊脚楼群,当年也没有这机耕路啊,到底在哪个位置?找到吊脚楼群就找到那片墓了。”我回答。


看得出,此时的摄协老秦关注点已转向吊脚楼而不在墓碑了。


走走停停,问过路边院子老人,问过正在地里挖苕的农民,山环水绕,田沟湾向家老宅终于隐隐约约露在我们面前。


驻足在田沟湾院子前,我对同行描述着十年前来到这里的景象,大家只得一声叹息。沿沟前行大约200米,向家老宅终于出现在面前。摄协老秦不停的叫绝,小程在一旁欢呼,杨书法家也不停的啧啧称赞。


“哇,这一大片啊,还保存得这么好,恐怕是咸丰目前保存最完整最大的吊脚楼群了吧?”摄协老秦赞叹道。他似乎被眼前的建筑迷住,早已忘记我们今天来的目的。他们一个跑到对面山上,一个跑到对面人家屋顶,一个跑到田埂上,马不停蹄的拍起照来,在我眼里早已熟视无睹的感觉,不急不缓沿着石梯进入宅院。


这个规模如此庞大历史久远的老宅院,曾在2006年的文物普查过程中有过详细调查记录。这是一个由一个大院子、四栋完整的吊脚楼建筑组成的呈“品”字型布局的土家山寨,这个山寨匍匐而卧占据了整个田沟湾的小山谷,建有完好的朝门,居民十余户都属向家同宗,没有外姓加入,院内人气兴旺,人畜共生,炊烟袅袅,生活气息浓郁,其向氏祖坟就葬在后山。祖籍从黔东南迁移到此的第一代祖先殁于乾隆五十年,向家老宅院为第二代约嘉庆年间所建,如今的老宅为1959年翻建,柱石刻有年代记录,风格、位置、材料、一如老屋。因为这里地处偏僻,不通公路,村子里村民以传统农耕为主,所以该建筑保存尚且完好。


如今,整个吊脚楼群落除中部位置建插了一栋现代砖房外,其余房屋保持着当年原样,只是这个寨子只剩两栋房屋有主人居住,一户位于山谷寨子顶部,屋内居住着两父子,父亲八十多岁,儿子五十多岁,两父子相依为命;一户位于侧山,屋内居住着一位在大石坝幼儿园早出晚归的温老师,其余各户或搬走或外出打工,或居于清坪集镇送子女上学。


同行的几位东一个西一个早已被这惊奇的发现兴奋得四处找好位置拍摄去了,我在其中穿行,一股阴森气息扑面而来,不时还有看不见的蜘蛛网罩住我的双眼,还得小心脚下四处散落的鸡屎和牛粪,温老师家屋檐下晾晒的几件衣被似乎给我壮胆继续穿行,整个山寨显得寂静空荡,院落中偶尔能听见犬吠声,七八只土鸡在栅栏边啄食,一桶无人养护的蜜蜂自顾自地从破旧的蜂桶飞进飞出倒是显得忙碌。


时间已过晌午,肚内开始咕咕着叫。无意间,我发现老宅院对面一栋气派的现代砖房院坝站着位女子,怀里抱着婴儿,身边依偎着约莫三岁大小的小女孩,我试着跟她攀谈,交代她给我们弄点中饭,她欣然答应。女子说,她们就曾住在大宅院中部位置的四合院天井内,前两年才搬迁出来。不过感到欣慰的是,女子的公爹表示,虽然从老房子搬出来建了新房,但没准备拆掉老房子,若谁家要卖,他还会把相邻的几栋老房子买过来。听过女子公爹的话我顿生敬慕,随机询问他的名字(向瑞祥)并记下电话。


为什么还能留住老宅院吊脚楼群落的大体风貌?吊脚楼基础墙体、朝门、跑马阶檐、石水缸、木栅栏、篱笆墙都保留得那么原封原样,原因很简单,这里太闭塞了,远近几十里还是一条机耕路。难道这些建筑的保存要以牺牲村民交通闭塞为代价吗?


在我所到过的咸丰县域内各个乡镇的传统村落里,包括目前被住建部、文化部、文物局、财政部公布的咸丰五个传统村落(大路坝蛇盘溪、坪坝营王母洞、坪坝营蒋家花园、唐崖镇唐崖寺、清坪镇中寨坝),似乎都正在走向“空心化”,村民们渴望一种驾着车行驶在柏油马路上的舒适,渴望通水电洗衣机自动洗着衣服电饭煲蒸煮着米饭自己却在一旁看电视的便捷与闲散,至于割草望牛舂米搓麻唱山歌砍柴早已成为老年人的俗套。


多年来,政府部门也相继出台种种政策和措施,诸如公布传统村落的保护,古建筑文物保护单位的认定,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认定。尤其针对很多门类的文化内涵:修建吊脚楼这种建筑的工匠(石匠、木匠)和传承人、修建过程中的技术工艺、民俗仪式、风水地理、宗教活动等等内容而构成的我们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进行了挖掘调查整理,尽管2011年国务院就将该项技艺公布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尽管2014年湖北省将咸丰县公布为“土家族吊脚楼营造技艺之乡”,可各部门总存在各自为阵的局面,不能联合统筹将各部门的人力财力物力集中协调保护。我们是否能探寻一条在修建吊脚楼这种建筑过程中引导村民修建既能体现土家族吊脚楼木结构的外表风格,又适宜村民在其内居住,既防潮又美观实用的建设样式呢?


十年后的今天,全县书法资源调查机会让我再度来到清坪镇大石坝田沟湾,我似乎迫不及待想发出一声呼喊。“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国农村建设发出的诗语般号召,也是相关保护部门对传统建筑和村落的理想期许。土家族吊脚楼作为土家族人世代居住的主要建筑样式,是我们土家族文化精神的载体,是土家族人民生活的历史记录,更是土家族文化灵魂的栖息地,我们该大声呼吁,各部门联合起来,拯救正在逐渐消失的土家吊脚楼,别让“文化遗产”变为“文化遗憾”,于我,于你,于大家都是一种历史的责任。


作者简介:


谢一琼,女,土家族,1971年7月生,中共党员,大学文化,现为咸丰县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广电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干,副研究馆员。从事民族民间文化搜集、挖掘、保护、整理工作十余年,尤其自2006年全国掀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以来,曾踏遍咸丰县山山水水村村寨寨,着重从咸丰县域内建筑、饮食、歌舞、传统工艺文化等方面的考察和研究,期间在该领域取得一些成绩,先后编著的《土家族吊脚楼-以咸丰土家族吊脚楼为例》、《咸丰县非物质文化遗产概观》等专业理论书籍出版,在国家、省级、州级期刊发表民俗文化方面论文多篇。


最新文章

点击排行